WELCOME TO THE WORLD OF TIN MINING HISTORY

KINTA TIN MINING (GRAVEL PUMP) MUSEUM

洗琉琅

婦女淘洗錫苗(俗稱「洗琉瑯」,而琉瑯為淘洗錫苗的器具,其形狀似一木製的鍋)的執照稱為琉瑯紙(Dulang Pass)於1907 年開始發出。琉瑯紙的持有人准許在個別限定的地區範圍內淘洗錫苗,例如:舊礦地、舊鐵船地、溝尾地區、溝渠、小河流、礦湖底等地區。 1. 琉瑯執照(琉瑯紙)受到取締(打死) 1950 年代初期馬來亞正處於緊急法令統治時期,英軍政府為著阻斷和杜絕共產黨繼續獲得糧食、物資和金錢上的接濟和供應,其中一項策略是將數以千計被懷疑以糧食、物資及金錢接濟共產黨的琉瑯婦女們的執照取締(打死),因此 琉瑯執照的數量由1950 年的一萬八千七百零二張減少至1951 年的六千四百張;當時被取消執照的婦女們只獲得一張出售廿五斤錫苗的准證讓婦女們售賣餘存的錫苗。此項行動導致數以千計的琉瑯婦女們失去生計。 2. 琉瑯淘洗錫苗的操作與過程 洗琉瑯的婦女們將含有錫苗的沙鑠(或將含有錫苗的泥土搗爛及搓成的沙鑠)置於半浮於水面的琉瑯內,並以熟練轉動的節奏用水將體質較輕的沙鑠、小泥塊及小石塊衝流排出琉瑯外而體質較重的礦物(包括錫苗),則凝聚於琉瑯中 心的低層,然後將此等含有錫苗的礦物收集起來。琉瑯不斷的轉動與淘洗含有錫苗的沙鑠,當獲得含有錫苗的礦物達到某種數量時,再採用「鐵篩」將含於礦物內的錫苗淘洗乾淨而成為可以出售的純淨錫苗。 琉瑯紙規定每月出售不超過十五公斤(1972 年以前為二十五斤)的錫苗,其價值根據錫苗的質地與純淨的程度及出售時錫價的高低而決定。當錫價處於每公斤二十元時,十五公斤錫苗的價值約介於一百五十元至二百元之間。洗琉瑯的 婦女們每月通常都有百多元的收入,對於她們家庭的經濟幫助不少。洗琉瑯所獲琉瑯執照得的錫苗規定必須出售給限定地區的錫米商(錫米店)。 3. 洗坲瑯底或賣坲瑯底(礦場底) 當礦場(局部或全部)開採完畢後而須要轉碼頭(砂泵的轉移),轉移金山溝,溝尾轉坲瑯或礦場停辦時,石質的礦場底不論以水筆或軟喉水筆的清洗以後,都免不了在石堆上及石縫裡面,仍然遺留含有不少錫苗的沙鑠,為著清洗與 收集礦場底遺漏的錫苗,惟有依賴婦女以洗琉瑯的方式淘洗蘊藏於石堆上或石縫裡面的錫苗。淘洗坲瑯底(礦湖底)的薪酬方式為: (一)日薪方式——每位婦女工友的日薪若干。 (二)承包方式——以淘洗獲得錫苗的數量作為計算工資的根據,即每斤錫苗支付若干元的工資。 (三)賣坲瑯底——以招標的方式招請若干班(集團)的婦女前來探測礦場底的含錫苗數量,然後以秘密出價投標的方式,並以出價最高者獲得淘洗坲瑯底的權利為準則。得票者將在礦場底規定的範圍內及時間裡(時間沒有硬性的規 定,完全須要配合礦場的工程安排與需求而決定,通常為十天至十四天之間)淘洗錫苗,所有淘洗獲得的錫苗均屬於得標者,但礦場須要代為出售淘洗獲得的錫苗及負起礦場底抽吸生水的工作(如不須要負責抽吸生水可作另議)。 4. 婦女們的智慧 1950 年代以前,鄉村地區的年輕婦女們都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更遑論年長的一輩。因此婦女們對於華文,不但不會看和寫,即使最簡單的1、2、3、4、及十、百、千、萬的數字都不認識。可是對於洗琉瑯的婦女們於「賣坲瑯底」 (礦湖底)時,出價投標都有她們智慧的一面。她們分為好幾班人(小集團)各自議定後出價投標。她們採用舊報紙將小石塊(每粒等於一千元)小樹枝(每枝等於一百元)及小葉子(每枚琉琅婦女及洗獲得錫苗等於十元)包裹後交給礦場負責的職員並由職員寫上姓名。礦場職員收齊投標票數後,依時當眾開標並計算每個紙包內的小石塊、小樹枝及小葉子。例如紙包內有六粒小石塊等於六千元,三支小樹枝等於三百元,八枚小葉子等於八十元。總數為六千三百八十元。每個投標的紙包都以同樣的方式計算及以出價最高者得標而獲得淘洗坲瑯底(礦湖底)的權利。 上述投標出價方式既簡單又實際,卻也突顯了華裔婦女們的一種智慧,實令人驚奇與敬佩。 洗琉瑯所生產錫苗的總數曾高達我國總錫產量的五巴仙至十巴仙之間,而「洗琉瑯」婦女的人數也高達二萬人。但當錫市崩潰後,鐵船與砂泵礦場的數目大量的減少,而淘洗錫苗礦區的面積也隨著縮小從而直接影響到洗琉瑯的錫產由1985 年(錫市崩潰前)的二千二百七十四公噸減少至2000 年的五百零七公噸並進一步減少至2010 年的二百八十三公噸。

砂泵錫礦工業採礦技術的改進、效能和貢獻

砂泵錫礦工業採礦技術的改進、效能和貢獻 1960 年代的開始,我國經過一個多世紀積極的採礦,含錫量豐富的礦地已經開採殆盡,所有的礦場都在含錫量低微的礦地上或鐵船開採後的舊礦地上進行採礦。錫產的減少,成本不斷的增加,但錫價卻未能隨著錫產成本的增加而調整 及提升。 因此(1960 至1980 年代)惟有自我探索和研發如何提高採礦的效能: 例如增加礦土的開發和處理、盡量減少不必要的浪費和改進各項採礦技術的操作,演進成為更加先進的機械化或自動化的採礦模式。因此曾經大幅度提升了採礦的效能及直接減低了錫產的成本。各項的改進如下: 一:「豬籠」(Trommel)取代人力的隔石。 二:「鎰床」(Jig)取代人力的清溝。 三:電力控制的自動化水筆(Monitor)取代人力操控的水筆。 四:電力吊重器「博洛」(Chain Block 的音譯)取代人力操作的吊重器。 五:採用挖泥機(Excavator 神手)及泥口車(囉哩Tipper Lorry)開發與搬移泥皮。 六:採用大型的柴油車吊泵和水泵。 七:「乾做」(砂泵與明湖相結合的採礦模式,全部採用泥機及泥口車作為開發泥皮及搬運含有錫苗的礦土前往建於地面上的砂泵,以處理礦土及收集錫苗一系列的工作)採礦方式的形成與採用。 上述各項的改進及實施大幅度提升了採礦的效能和錫產,相應的減低了錫產的成本。砂泵採礦工業在自我的調整和改進後才能在錫產成本高漲和錫價低落的困境下繼續的經營和向前邁進。但可惜,1985 年10 月24 日國際錫市的崩潰和 錫價的暴跌,導致錫礦工業最後走向沒落與終結。(同時也直接影響到其他有關工商業的衰退和倒閉)只能為錫礦工業的同仁們留下無助、無奈和沉痛而又有點自慰和自豪的感覺和回憶,因為錫礦工業曾經是我國最主要的經濟和稅收的來源,也為我國奠定了今天發展、進步和繁榮的穩固基石,更為我國的漫長歷史過程中寫下了一頁永垂不朽的輝煌和璀璨的篇章。 假如沒有砂泵錫礦工業的改進和操作,我國大部分鐵船開採後的舊礦地將無可能被開採,而導致埋藏於地下天然資源的錫將永遠的浪費和遺失,這是國家甚至人類重大的損失。根據統計,由1960 年代開始,超過三分之二的砂泵礦場是 在鐵船開採後的舊礦地進行採礦。

中國勞工南來的逆境與貢獻

1400 年以前,中國人已經和馬來半島有了直接的聯繫,但是這種聯繫只限於貿易與外交上的交往。 1400 年以後,尤其是葡萄牙人於 1511 年佔領了馬六甲之後,中國人才逐漸地移入與居留於馬六甲,但是他們的人數並不多。當時中國人居留的詳情並沒有記錄可資參考,因為葡萄牙人對於非基督教徒的中國人並沒有人口數目的記錄。 1678 年,荷蘭人佔領了馬六甲以後,對於中國人人口的統計記錄,曾經顯示在全部八千名居民裡面,中國人佔了 892 名。 1818 年,中國人已經在馬來半島參與採錫業,但為數不多。 1848 年及 1880 年,在霹靂州的拉律(Larut)及近打谷(Kinta Valley)先後發現了錫苗蘊藏量豐富的礦區,導致採錫工業迅速和蓬勃地發展及對採錫礦工的大量需求。 1860 年以前,中國清朝的法典(法律)雖然禁止中國人移居外洋,但是由於中國南方,尤其是廣東省及福建省的人民,因為人口的激增、耕地的缺乏與生活的困苦,加上地理環境的接近,大都希望前往馬來半島謀求新的生活與發展,特別是馬來亞錫礦工業迅速的成長與發展,導致大量勞工的迫切需求,因此,不少的中國人均在上述情況之下背井離鄉,飄洋過海南來馬來半島。 1877 年中國勞工前來馬來半島的人數只有一萬人。 1899 年,这 23 年期間內,中國南來的勞工已經累積至 263 萬 9 千人,他們登岸的地點多為新加坡及檳城兩地。當時,中國人是以兩種方式乘船前來馬來亞。一種是自己籌足盤川(船費)乘船前來馬來亞,此等中國人並不受到任何方式的束縛,可以自由的就業。另外一種的中國人因為沒有南來的船費及人事上的關係,大多數都通過「水客」向礦主或向專門徵聘勞工前往馬來亞的代理人預支工資,作為南來的船資(雇主需要花費約 32 元始能獲得一名新客勞,勞工須要與礦主簽訂一份僱傭契約。此項預支作為船資的款項,就好像是賣身的身價銀,即所謂「賣豬仔」制度下的身價銀。在此種制度下的中國勞工亦稱為「新客」,他們將受到不公平條件與合約的束縛,必須為預定的礦主工作一年至三年,每年只由雇主供應下列的生活費用與物資:宿舍、日常伙食、一張蚊帳、一套外衣、兩條褲子、兩條毛巾、一頂笠帽及一雙木屐。 除了上述的伙食與物資以外,礦主們將提供醫藥的照顧,礦工每年的工資只有 42 元,每半年結算一次,除部分扣除預支的船費外,已經所剩無幾,也只夠他們理髮、買紅煙及其他零碎的用途,更不用說寄款回家鄉以維持家人的生活。其中有些勞工因吸上鴉片煙或其他的原因而向「財庫房」預支工資,更會受到「財庫房」職員們另加利息的剝削。勞工們經過了一年至三年的辛勤工作以後,才能還清債款,並從「賣豬仔」的束縛裡解除出來。 當然其中也有少數的勞工因為勤儉、刻苦與能幹而於日後成為礦場的主人。 根據 1903 年的統計數字顯示,屬於「賣豬仔」制度下的勞工,佔了全體勞工總數的 35%。 上述這種不人道「賣豬仔」的方式與奴隸販賣交易的剝削制度,直至 1914年間才受到本地政府的制止而宣告終止與廢除。 根據資料顯示,馬來半島從 1850 年至 1882 年期間內的錫產,大部分都是由中國的礦工們在惡劣的環境中,辛勞與努力地開發和生產而來的(這是歐洲人士進入採錫業之前),僅以霹靂一州輸出的錫由 1874 年的 702 長噸增加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