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工南來的逆境與貢獻

taiping_surface_mining

1400 年以前,中國人已經和馬來半島有了直接的聯繫,但是這種聯繫只限於貿易與外交上的交往。

1400 年以後,尤其是葡萄牙人於 1511 年佔領了馬六甲之後,中國人才逐漸地移入與居留於馬六甲,但是他們的人數並不多。當時中國人居留的詳情並沒有記錄可資參考,因為葡萄牙人對於非基督教徒的中國人並沒有人口數目的記錄。

1678 年,荷蘭人佔領了馬六甲以後,對於中國人人口的統計記錄,曾經顯示在全部八千名居民裡面,中國人佔了 892 名。

1818 年,中國人已經在馬來半島參與採錫業,但為數不多。

1848 年及 1880 年,在霹靂州的拉律(Larut)及近打谷(Kinta Valley)先後發現了錫苗蘊藏量豐富的礦區,導致採錫工業迅速和蓬勃地發展及對採錫礦工的大量需求。

1860 年以前,中國清朝的法典(法律)雖然禁止中國人移居外洋,但是由於中國南方,尤其是廣東省及福建省的人民,因為人口的激增、耕地的缺乏與生活的困苦,加上地理環境的接近,大都希望前往馬來半島謀求新的生活與發展,特別是馬來亞錫礦工業迅速的成長與發展,導致大量勞工的迫切需求,因此,不少的中國人均在上述情況之下背井離鄉,飄洋過海南來馬來半島。

1877 年中國勞工前來馬來半島的人數只有一萬人。

1899 年,这 23 年期間內,中國南來的勞工已經累積至 263 萬 9 千人,他們登岸的地點多為新加坡及檳城兩地。當時,中國人是以兩種方式乘船前來馬來亞。一種是自己籌足盤川(船費)乘船前來馬來亞,此等中國人並不受到任何方式的束縛,可以自由的就業。另外一種的中國人因為沒有南來的船費及人事上的關係,大多數都通過「水客」向礦主或向專門徵聘勞工前往馬來亞的代理人預支工資,作為南來的船資(雇主需要花費約 32 元始能獲得一名新客勞,勞工須要與礦主簽訂一份僱傭契約。此項預支作為船資的款項,就好像是賣身的身價銀,即所謂「賣豬仔」制度下的身價銀。在此種制度下的中國勞工亦稱為「新客」,他們將受到不公平條件與合約的束縛,必須為預定的礦主工作一年至三年,每年只由雇主供應下列的生活費用與物資:宿舍、日常伙食、一張蚊帳、一套外衣、兩條褲子、兩條毛巾、一頂笠帽及一雙木屐。
除了上述的伙食與物資以外,礦主們將提供醫藥的照顧,礦工每年的工資只有 42 元,每半年結算一次,除部分扣除預支的船費外,已經所剩無幾,也只夠他們理髮、買紅煙及其他零碎的用途,更不用說寄款回家鄉以維持家人的生活。其中有些勞工因吸上鴉片煙或其他的原因而向「財庫房」預支工資,更會受到「財庫房」職員們另加利息的剝削。勞工們經過了一年至三年的辛勤工作以後,才能還清債款,並從「賣豬仔」的束縛裡解除出來。

當然其中也有少數的勞工因為勤儉、刻苦與能幹而於日後成為礦場的主人。

根據 1903 年的統計數字顯示,屬於「賣豬仔」制度下的勞工,佔了全體勞工總數的 35%。

上述這種不人道「賣豬仔」的方式與奴隸販賣交易的剝削制度,直至 1914年間才受到本地政府的制止而宣告終止與廢除。

根據資料顯示,馬來半島從 1850 年至 1882 年期間內的錫產,大部分都是由中國的礦工們在惡劣的環境中,辛勞與努力地開發和生產而來的(這是歐洲人士進入採錫業之前),僅以霹靂一州輸出的錫由 1874 年的 702 長噸增加至 1882 年的 7,730 長噸,更是一項明證。因此中國勞工在馬來亞錫礦工業的發展過程中,曾經付出了不少的血汗、辛酸甚至犧牲了寶貴的生命,他們的功績是不可埋沒的。

第三任雪蘭莪參政司,瑞天漢總督(Sir Frank A. Swettenham)在 1907 年針對中國勞工所作的評述如下:

「他們的精力與創業的精神,使到馬來亞擁有今日的進步與繁榮。他們早在歐洲人來到此地之前,已經是開採錫苗的僱主了。過去,由於中國人的能幹與勤儉,才能繼續供應政府廣大的開支,開拓道路及各種公共建設,並且提供了各種各樣的行政開銷……。」
「他們將資金帶進本邦,但歐洲人卻不敢作此種冒險的嘗試……。他們引導成千上萬的中國人進入本邦以應付本地區勞工迫切的需求,從事開拓一個被叢林遮蔽而不受人們注目的國家,並開發了蘊藏於地底下的資源。這一切無疑是他們的力量,他們負擔了應繳的稅務,但卻過著沒有享受的簡單生活,這種對本邦貢獻的功績,是不可埋沒的。」

礦工們的工作情況

礦工們除了進行日常例行的採礦工作外,亦可另外組成一班人(小集團),少則七八人,多則三數十人甚至百人,以承包方式進行搬移礦土、收集錫苗,及其他部分或全部的採礦工作,以提高開採礦土的泥量與效率,而礦工們亦依據其等的辛勤與付出以獲得較高的工資。例如:

1. 承包開發泥皮與礦土或進行日常的採礦工作(日薪:公司工)

勞工僱傭契約條款主要內容:
(i) 契約勞工以承包方式為礦場搬移泥土,並進行日常採礦與其他修建工作。
(ii) 所有工作必須遵從工頭的指示進行,如有違反,將受到扣除工錢的處罰。
(iii) 每位勞工每月工作須要超過二十二日,如少於二十二日,每日將被扣除一角錢作為膳食費。
(iv) 勞工們不可生事打鬥及聚賭,否則將處以罰款。此外,其中亦述及了勞工每挖掘與搬移一井泥土的工資、大工與小工的工資等。

2. 承包開發泥皮的「做坭井」

僱主(資方)與勞工們(勞方)訂立合約的主要內容:
(i) 勞工承包挖掘與搬移礦土的工作。工資將依據搬移礦土以「井」為單位的數量(礦土的數量以井為單位,每井 = 寬 30 尺 x 30尺,深 1.50 尺 = 50 立方碼)計算,即每「井」為若干錢。
(ii) 每位勞工可預支部分工資,但全部工資須於六個月後才能結清。
(iii) 勞工每月最少必須工作二十二日,如少於二十二日,每日將被扣除一角錢。
(iv) 勞工患上自然原因的病患,將獲得醫療照顧。

此外,其中亦包括勞工在工作為期半年後,才可獲得他們全部的薪金、勞工可預支部分薪金但會在合約期滿時扣除、若擅自逃離被抓回必須承擔花費的款項等。

3. 「合作方式」的採礦僱傭契約

合作採礦契約由礦主、資金提供者聯同勞工們三方簽訂成立,其主要的內容如下:
(i) 礦主提供原有的礦場作為採錫的場所,並備有採礦設施與器具。
(ii) 資金提供者:提供資金資助採礦的一切費用,例如:米糧、鴉片及其他費用等。
(iii) 勞工們提供足夠的勞工以進行全部採礦及其他修建工作等。
(iv) 礦場的錫產由資金提供者管控與售賣,而售賣錫產的款項須將十分之一的款額繳付給礦主[作為礦場的抽介(Tribute)]及另付初期開創礦場的費用。剩餘款項除扣除資金提供者早期支付作為購買米糧、其他物品及各項費用後,餘款將作為勞工們之工資。
(v) 勞工們嚴禁生事打鬥及聚賭,觸及者將處以罰款甚至交由官府處理。

History pic 0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