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馆序言 About us

 Gallery 21    锡矿节标徽    Gallery 22

公元前,马来亚已经发现锡的存在及采取原始的方式进行了采锡,甚至进行了锡的贸易,但为数不多。

十四、十五世纪,锡的开采逐渐展开与散布于马来亚半岛各地,锡更被铸成各种形状的小型锡块作为货币的使用。

1848年,一位名为朗查化(Long Jaafar)的人士,在霹雳州的克连包(Klian Pauh)地区(今称为太平),发现了一片锡苗蕴藏量丰富的矿地,从此采锡工业开始蓬勃的发展。随着时代的前进,不断引进了西方高科技的采矿技术和机械:离心泵、蒸汽机、柴油车、水力、电力、铁船、挖泥机械等相继被采用,同时熔锡厂、锡苗贸易商及各项机械制造厂,与各类供应商相继设立。20世纪中期(1950)锰厂工业开始普遍设立于各矿区,将遗留的锰尾(Amang)淘洗与分析成为各种拥有市场价值与用途的矿物。

我国锡矿工业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积极开采,总共生产与输出了五百多万公吨的锡及数十万公吨计的其它矿物,从而成为世界上至今最大的锡产国,制造了数以数十万计的就业职位,赚取了大量的外汇,缴纳了无数直接与间接的税款,带动了各行各业的设立,更创造了国家的经济繁荣,进而奠定了我国发展与进步的坚固基础。但开拓锡矿工业的各族先贤们流了无许的血汗、历尽了苦难与艰辛,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生命,而建立起来的锡矿工业,终于因非国际锡协合约(International Tin Agreement, ITA)会员的锡产国,在毫无节制的生产及抛售了大量的锡后,从而造成了供过于求及超量剩余存锡的实况,进一步致使缓冲锡囤机构缺乏资金,未能继续支持最低幅度的锡价,而在1985年10月24日导致国际锡市的崩溃及锡价的暴跌而趋向没落与终结。曾经为世界最大的锡产国变成今天锡的消费国。虽然锡矿工业的同业们,曾经经历了史无前例的灾难,而陷于关闭与破产的深渊,但先贤们所遭受的苦难与作出的牺牲、功绩与贡献,是身为后人的我们必须铭记、崇敬与感恩的,锡矿工业的历史更不应该被遗忘,这是本馆建立的动机与宗旨。

国内关于采矿历史与资料的书籍并不多,尤其是采矿文物的保存更为稀少,且因经过二十八年时光的流逝,所有采矿的机械、器具等遗失殆尽。本馆同人并非专业人士,对于博物馆的创立实无从筹划,甚为歉疚。幸得政府有关部门、各矿业公会、同业们及朋友们的鼓励、协助与支持,才能使本馆迈出第一步建立了雏形的博物馆,本馆同人仅此致以深切谢意。

本馆仍需大量的改进与充实,祈望同业们与朋友们多加指教与支持,及将有关采矿历史的书籍、文件与文物惠赠,以使本馆更为完善与充实则本馆幸甚!锡矿工业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