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琉琅

MT04

婦女淘洗錫苗(俗稱「洗琉瑯」,而琉瑯為淘洗錫苗的器具,其形狀似一木製的鍋)的執照稱為琉瑯紙(Dulang Pass)於1907 年開始發出。琉瑯紙的持有人准許在個別限定的地區範圍內淘洗錫苗,例如:舊礦地、舊鐵船地、溝尾地區、溝渠、小河流、礦湖底等地區。

1. 琉瑯執照(琉瑯紙)受到取締(打死)
1950 年代初期馬來亞正處於緊急法令統治時期,英軍政府為著阻斷和杜絕共產黨繼續獲得糧食、物資和金錢上的接濟和供應,其中一項策略是將數以千計被懷疑以糧食、物資及金錢接濟共產黨的琉瑯婦女們的執照取締(打死),因此
琉瑯執照的數量由1950 年的一萬八千七百零二張減少至1951 年的六千四百張;當時被取消執照的婦女們只獲得一張出售廿五斤錫苗的准證讓婦女們售賣餘存的錫苗。此項行動導致數以千計的琉瑯婦女們失去生計。

2. 琉瑯淘洗錫苗的操作與過程
洗琉瑯的婦女們將含有錫苗的沙鑠(或將含有錫苗的泥土搗爛及搓成的沙鑠)置於半浮於水面的琉瑯內,並以熟練轉動的節奏用水將體質較輕的沙鑠、小泥塊及小石塊衝流排出琉瑯外而體質較重的礦物(包括錫苗),則凝聚於琉瑯中
心的低層,然後將此等含有錫苗的礦物收集起來。琉瑯不斷的轉動與淘洗含有錫苗的沙鑠,當獲得含有錫苗的礦物達到某種數量時,再採用「鐵篩」將含於礦物內的錫苗淘洗乾淨而成為可以出售的純淨錫苗。
琉瑯紙規定每月出售不超過十五公斤(1972 年以前為二十五斤)的錫苗,其價值根據錫苗的質地與純淨的程度及出售時錫價的高低而決定。當錫價處於每公斤二十元時,十五公斤錫苗的價值約介於一百五十元至二百元之間。洗琉瑯的
婦女們每月通常都有百多元的收入,對於她們家庭的經濟幫助不少。洗琉瑯所獲琉瑯執照得的錫苗規定必須出售給限定地區的錫米商(錫米店)。

3. 洗坲瑯底或賣坲瑯底(礦場底)
當礦場(局部或全部)開採完畢後而須要轉碼頭(砂泵的轉移),轉移金山溝,溝尾轉坲瑯或礦場停辦時,石質的礦場底不論以水筆或軟喉水筆的清洗以後,都免不了在石堆上及石縫裡面,仍然遺留含有不少錫苗的沙鑠,為著清洗與
收集礦場底遺漏的錫苗,惟有依賴婦女以洗琉瑯的方式淘洗蘊藏於石堆上或石縫裡面的錫苗。淘洗坲瑯底(礦湖底)的薪酬方式為:
(一)日薪方式——每位婦女工友的日薪若干。
(二)承包方式——以淘洗獲得錫苗的數量作為計算工資的根據,即每斤錫苗支付若干元的工資。
(三)賣坲瑯底——以招標的方式招請若干班(集團)的婦女前來探測礦場底的含錫苗數量,然後以秘密出價投標的方式,並以出價最高者獲得淘洗坲瑯底的權利為準則。得票者將在礦場底規定的範圍內及時間裡(時間沒有硬性的規
定,完全須要配合礦場的工程安排與需求而決定,通常為十天至十四天之間)淘洗錫苗,所有淘洗獲得的錫苗均屬於得標者,但礦場須要代為出售淘洗獲得的錫苗及負起礦場底抽吸生水的工作(如不須要負責抽吸生水可作另議)。

4. 婦女們的智慧
1950 年代以前,鄉村地區的年輕婦女們都沒有接受教育的機會,更遑論年長的一輩。因此婦女們對於華文,不但不會看和寫,即使最簡單的1、2、3、4、及十、百、千、萬的數字都不認識。可是對於洗琉瑯的婦女們於「賣坲瑯底」
(礦湖底)時,出價投標都有她們智慧的一面。她們分為好幾班人(小集團)各自議定後出價投標。她們採用舊報紙將小石塊(每粒等於一千元)小樹枝(每枝等於一百元)及小葉子(每枚琉琅婦女及洗獲得錫苗等於十元)包裹後交給礦場負責的職員並由職員寫上姓名。礦場職員收齊投標票數後,依時當眾開標並計算每個紙包內的小石塊、小樹枝及小葉子。例如紙包內有六粒小石塊等於六千元,三支小樹枝等於三百元,八枚小葉子等於八十元。總數為六千三百八十元。每個投標的紙包都以同樣的方式計算及以出價最高者得標而獲得淘洗坲瑯底(礦湖底)的權利。
上述投標出價方式既簡單又實際,卻也突顯了華裔婦女們的一種智慧,實令人驚奇與敬佩。
洗琉瑯所生產錫苗的總數曾高達我國總錫產量的五巴仙至十巴仙之間,而「洗琉瑯」婦女的人數也高達二萬人。但當錫市崩潰後,鐵船與砂泵礦場的數目大量的減少,而淘洗錫苗礦區的面積也隨著縮小從而直接影響到洗琉瑯的錫產由1985 年(錫市崩潰前)的二千二百七十四公噸減少至2000 年的五百零七公噸並進一步減少至2010 年的二百八十三公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